卡西奧佩婭圖片全皮膚鑑賞系列魔蛇之擁卡西奧

100

【背景故事】

官網介紹上寫的很簡潔,,所以我直接給英雄聯盟宇宙里的故事放出來了

簡介版:

卡西奧佩婭是個奪命的生物,決心要操縱其他人屈服於自己的陰險意志之下。身爲諾克薩斯貴族杜·克卡奧家族的最年輕、最漂亮的女兒,她冒險深入恕瑞瑪古代墓穴找尋遠古的力量。在墓穴中,她被恐怖的墓穴守衛咬中,在毒液的作用下變成了毒蛇外形的掠食者。狡猾而敏捷的卡西奧佩婭如今在夜幕的掩護下蜿蜒滑行,用陰森的凝視讓敵人石化。

宇宙里的傳記:

卡西奧佩婭倚靠在鋸齒般起伏不定的屋頂上俯視著諾克薩斯的蜿蜒小巷和擁擠街道。她絲毫不在意夜晚的寒冷,僅僅穿了一件輕紗薄絲襯衫,露出自己腰身的移行交界之處,嬌柔的肌膚在這裡變成了彎曲層疊的蛇皮鱗片。

鎮城,然富戶卻是不多,官員中富豪身資的也不是很多,遠遠不能與太原等地相比。如果說楊巡撫與劉兵備拿得出這筆錢。然後他們手下的大部文官武將們,卻是出不起這個錢了。楊巡撫臉有難色,道:「賢侄,這門檻太高了吧?恐怕……」黃來福笑道:「楊公,要賺錢。就要投錢,這是天經地義地事情。您手下的那些武將小吏們,他們一。

烤肉的氣味徐徐鑽入卡西奧佩婭的藏身小巢,但卻無法掩蓋成千上萬人烏合苟活、互相壓榨迫害而散發出的邪惡氣息。猛烈的毒液和口水混在一起,在她嘴裡泛起一股灼熱的辛辣。她用力收縮了一下尾巴寬厚的肌肉,扭碎了石雕,碎石向下滾落掉在街道上。

落石之處巨鼠四散而逃。蓬頭垢面的街頭頑童在角落之間跑來跑去,罩帽陰影下的面孔竊竊私語,五大三粗的士兵跌跌撞撞地在酒館門口進進出出。一切都被上方黑暗中潛伏著的掠食者看得一清二楚。

卡西奧佩婭用她鷹爪般的手在她下半身的鱗片上摩挲著,陰影藏住了她的蛇身。這些日子以來,她只會在夜幕的掩護下外出。曾經,她還是諾克薩斯的權貴名媛:只要她眉目微顰,刺客就會立刻行動暗殺,低階士兵會透露自己所知的最黑暗的祕密,高階將領會甘願聽從她的一切建議,只爲獲得她的青睞。卡西奧佩婭嘆了一口氣。她已不再是諾克薩斯上流社會的重要聲音了,自從那天她被貶落至此卡西奧佩婭,成爲這種見不得人的詭異憎惡的化身。

「小荷的傷勢恐怕極重,以至於都來不及親自來告訴我。」「而恰好那個時候,獵妖就在她的身旁,所以她找到了獵妖,將他制伏之後,讓獵妖替她送來這塊玉簡,並且吩咐獵妖封住了道尊。」「小荷應該是希望我在和道尊決戰之前,就看到這塊玉簡的內容,但只可惜,我當時並沒有看。」

她從恕瑞瑪返回以後就一直躲在家族地下密室里,被自己的形態改變嚇得六神無主。她在陰冷潮溼的密室中獨自度過了數周,對自己的蛇形身軀深惡痛絕,同時也爲自己失去的貴族生活惋惜默哀。最後,一種與日俱增的狩獵欲望占據了她的情感,於是她在全家人都熟睡以後的夜裡鼓起勇氣外出,在城市中遊蕩。

卡西奧佩婭離開了自己的藏身小巢,因爲她看到一名肩膀寬厚的士兵從一間酒館中踉蹌而出,身穿皮甲,手中還握著酒瓶。終於出現了,這就是她一直在等待的那個人。她在屋頂尾隨著他,悄無聲息地拂過要塞的高牆和拱門,直到最後他進入了一片空曠的庭院。簡直完美。卡西奧佩婭滑到了相鄰的屋頂上,捕獵的衝動讓她雙眼放光。

她的影子與那名士兵交叉相錯。他回過頭,酩酊大醉,目中無人。

「我知道你在那!出來吧!」他說。

卡西奧佩婭的尾巴興奮地抖動著。她吐出分叉的舌頭,品嘗著周圍的空氣。她深吸一口氣,將他體內鮮血的甜美氣息吸入肺中,然後滿足地呼了出去。

「面對面來和我打!」他大叫道。「我可不要被當做動物一樣跟蹤。」

卡西奧佩婭發出一聲憤怒的嘶叫。當那名士兵向上望去的時候,她已經溜到庭院的對面了,纏繞在他正上方的樹枝上,隱蔽地躲在陰影中。

「你覺得自己比動物更優越,是麼?」她說。

那個男人突然轉過頭,想要確定聲音的來源。

「你怎麼這麼快就過去了?」他說道,顫抖的聲音出賣了他假裝的勇敢。

「你的野蠻行徑**不如「

他屏住呼吸,悄悄貼邊溜走,四下尋找著退路。他用力鑿向每一扇門,各家各戶全都大門緊鎖。卡西奧佩婭想像著他在腦海中胡思亂想究竟是誰在爲了什麼而追殺自己。

他抽出了自己的劍卡西奧佩婭,突然回過頭來,完全不確定應該面向哪個方向迎接自己的威脅。「你最好別惹我,比你更難對付的敵人都被我捅死過。」

「不僅是敵人吧,」卡西奧佩婭回答道。「我見過你的手法。你並不是唯一一個潛藏在黑暗中的人。」

她吐出了一團苦澀的毒液,正好在她尋聲轉身的同時命中。那個人痛苦地嚎叫起來,硬幣大小的孔洞燒穿了他的皮甲,燒進了他的皮肉。她嗅到了那股皮革和肌肉燒灼的味道,心滿意足,神清氣爽。

那個人將自己的劍揮舞了幾下。「你是誰?你這是爲了什麼?」

「我一直都在觀察你,」卡西奧佩婭回答道。「我知道你做了什麼,你是怎樣的人…」

我做了什麼不關你的事。

「我知道你謀殺兒童換取龍蜥肉。聽說油水很大。」

那個人試圖用劍背撬開旁邊一扇窗戶的擋板,但所有窗板也都緊緊地被插栓鎖死。

「另外還有三名酒館女招待,」卡西奧佩婭接著說道。「莎梅拉,伊爾敏,還有萊克絲。她們的屍體昨天在河裡被人發現。她們的臉已經被你糟蹋得幾乎無法辨認了。」

她想像著自己的長爪深深刺入他的血肉,細細品味著想像中的滋味。

那個人準備好了應戰的姿勢。「你別在陰影中和我打。快現身!」

「那好吧,」卡西奧佩婭說。

她滑下來,在庭院之中挺身展露出完整的身高。那個人瞠目結舌,手忙腳亂。卡西奧佩婭超出那個人一頭高,怒目俯視,凶光畢露。

「怪物!」他驚呼道。

「怪物,」卡西奧佩婭低聲說,「並不是對我最糟糕的稱呼。」

她向左側滑躥,甩出尾巴掃向那人的下盤,輕而易舉地將他掀翻在地。

卡西奧佩婭旋即用巨尾纏住他的胸腔,將他的肋骨越收越緊,感受著他的心臟在擠壓之下竭力掙扎。她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她抑制住了衝動,沒有將他徹底摧毀,而是鬆開了纏繞。他奮力爬向自己的劍,絕望地抓在手中。她實在是很享受眼前的景象,欣賞著他的顫抖。

她緩緩地繞著他轉圈。他看到了她的眼睛,開始覺得似曾相識並逐漸認了出來。

「我認識你這張臉。是卡西奧佩婭小姐!」他說。「瞧瞧你自己!」

他刀尖抵地,支撐自己站了起來。

「你現在也像我一樣呢,在臭泥溝里追殺醉鬼,是嗎?」那人吐出一口血痰。「我們摔得都很慘呢,是吧?」

她發出憤怒的嘶聲,露出了掛著粘液的蠟黃毒牙。

卡西奧佩婭的凝視灌入了那人的眼中,他的目光被冰冷地禁錮在這對視之中。她開始發出尖叫,其中注入了她全部的憤怒;對於自己身心狀況的惱火、對於失去貴族生活的哀怨、以及對於壯志落空的憎恨。她將這一切都傾注於這一聲尖銳刺耳的哀嚎之中。

在她發出尖叫的同時,她的憤怒被歡愉所取代。她覺得自己似乎飄浮了起來,有著無窮無盡的偉大潛力。她體內每一根經脈都蕩漾著遠古的能量。

炙熱翠綠的光芒從卡西奧佩婭的雙眼噴薄而出。那個人臨終之際的恐慌被完整地刻畫出來,他已經從內到外徹底被石化了。他的目光漸漸僵滯、暗淡、凝固,他最後一聲驚恐的慘叫戛然而止,她的詛咒已經將他的血肉變成石頭。

卡西奧佩婭滑到石像旁邊,輕柔地撫摸著它的堅硬臉龐。曾經的皮膚已經變得粗糙龜裂,猶如乾涸的河牀。

畏懼之色。僅僅這種程度,還無法從自己手裡逃脫。寶蛇玉手一舞。隨著她的動作,「轟」的一聲傳入耳朵,漫天魔氣,仿佛被她一個動作攫到了手裡。如靈蛇狂舞!隨後居然變幻成一隻只長矛來了。但聞破空聲大做。如一道道黑色的閃電劃破蒼穹,像著九宮須臾劍迎過來了。每一支長矛表面,皆有閃電流轉。法則之力隱現。寶蛇不愧是真。

「曾經,我必須攻其所想、投其所好、或者使用其他方法…說服別人按照我的計劃行事。」她對石像說道。「而現在…現在我可以輕而易舉地奪走我想要的。」

她向前掃尾,將石像打翻在地。她嘴角上揚,明眸閃爍,石像頃刻之間化爲上千塊碎石和塵埃。

卡西奧佩婭紅光滿面,自豪地回味著自己的傑作。的確,她的貴族生活已經結束,但她從未感受到自己的血管之中流淌著如此無邊無際的力量。她滑行回到屋頂,腦海中浮現出萬花筒般的新想法。

她的下一個目標將會帶來非常高難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