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倡科學友好麻將文化的奠基人探訪——龔育之

100

沈風的臉色發白的厲害,重現往事消耗的太多了,有些情必須要銘記於心。當然武道界沈家對他的奪血之仇。京城沈家對他的冰冷無情。沈風也必須要讓他們付出代價,可他現在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見一面親生母親徐惠芳。他要帶著自己的母親、自己的外公,自己的舅舅,一起堂堂正正的走進沈家,把當年的事情一併了結。

       麻將,作爲中國五千年遺留下來的一種娛樂方式,歷來就有人對它褒貶不一。有人認爲可以開發智力,增進人和人之間的社交關係。也有人認爲它就是一種賭博的途徑,一種給人通過捷徑不勞而獲。那麼四川麻將在歷史中所扮演的角色,到底意義爲何?2255遊戲小編有幸找到著名的教育家龔育之先生對麻將的認識和認可。

 

「你差別待遇,還性別歧視。」山海又翻了白眼:「我還沒問你,你是如何找到我們的。」山海無棄和黛鸞同時看嚮慕琬,又看了看極月君。「……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她試圖解釋,「但,白天我們在城的東北方,你們爲何來到了旅店?」「一般只能判斷出大致的方位……葉月君說與髮帶的氣息最相近最濃郁的,便是這座屋子,於是我們就進來等你們。」

 

       龔育之——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著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教育家。

       在第三屆中華麻將論壇及公開賽上,龔老提出兩個問題。其一,關於麻將的地位問題。他認爲,新中國成立以來,政府禁止賭博,但從未禁止過打麻將。麻將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組成部分,有廣泛的羣衆基礎,老百姓容易參與。當然,中國文化中好的東西太多了,比如戲曲,但是大衆參與比較困難,在我國體育項目中,有從外傳來的橋牌比賽,爲什麼麻將就不可以列入比賽?對待麻將應該給予「國民待遇」。他還說,過去的革命者,也包括毛澤東,都曾把麻將作爲消遣的方式。這些軼事在一些人的回憶錄中都曾披露過。無論如何,當前這種「不支持不反對的態度」不是辦法。對於消極的、頹廢的、陳舊的傾向加以引導,而不能坐視不管。其二,要按照前人說的麻將的旨意與精神統一競賽規則,同時也要考慮娛樂性、合理性、技巧性更強的規則,以滿足初學者和老年人的需要。

說這使用武技朝著唐山使來其餘的人看自己的眼光覺得自己已經是個死人只見唐山也動了一瞬間兩人交措散開。只見先前的那個已經受到重創不能再戰再看對面的那個青年一點傷害都沒有。其餘的人都驚呆了要知道自己的這個師弟修爲已經是元境初期下期的修爲怎麼可能被對面的一招就給重創了呢衆人都不得其解。都想著爲自己的師弟報仇。

       龔老提出:「要統一競賽規則,要考慮智慧性、合理性、技巧性和娛樂性的問題。」作爲老一輩有名望的學者,在世界麻將組織于光遠主席主持編譯《麻將競賽規則》期間,龔老對國際《麻將競賽規則》編譯多次提出建設性的意見,並對一些詞句親自修改。多年來他爲麻將正名,極力倡導健康、科學、友好的麻將文化,推動智力麻將運動的發展,在促進智力麻將運動的發展上,龔老做了很多工作。